忘憂森林

【葉藍】明明就是個段子但有點長=A=

OOC預警

 

1.

有些人,注定要成為奇蹟。

 

2.

醒來的時候,人已經躺在家裡了,他只覺得四肢輕微的痠麻著,指尖彷彿不是自己的一般。昏暗的空間中,那盞長年沒開的黃色小燈為了不擾人沉眠,亮在房間的一角裡。他翻了個身,便看見了縮在一豆燈光下的青年。

裹著薄毯的藍河半蜷在沙發椅上,頸窩處的碎髮映著暖黃的微光,指尖在鍵盤上頭輕快地飛舞,耳機僅僅戴了半邊露出薄薄的耳廓,每當鍵盤發出輕微的答答聲便會微微地皺眉、像是怕驚擾了誰似的。所有的指令皆是打字發出的,青年輕輕的抿著唇,拉成了緊繃著的一條淺弧。

沒來由地,他看著青年纖瘦的身影,覺得心口微微發燙起來。

 

「……藍啊?」「我去!」雖然是微啞而低沉的嗓音,但在寂寥的夜裡卻如響鐘般敲打藍河的耳膜,驚叫出聲的他連忙抱緊懷中差點跌落的筆電,不小心扯落的耳機裡傳來團長怎麼啦、東西摔了嗎的詢問聲。

「葉神你……不好好睡覺是想嚇死我嗎?」隨口交代了指揮權,藍河回頭瞪向床上捲著薄被喊他的那人,放下電腦後給他遞了杯溫水。

「我哪知道小藍你這麼不禁嚇……。帶人下副本呢?就會一心向著你們藍雨啊嘖嘖……」看著人抱著電腦坐到床邊,葉修嘴上依然不忘調侃兩句。溫水潤過的喉嚨感覺比剛睡醒那時好了許多,他這才想到,是呢,興欣剛拿冠軍了……自己這是睡了多久?

「怎麼還恍神啊?葉神你要是想睡就在多睡會兒啊,這才凌晨三點多呢。還是餓了?不過你這兒也就些方便麵我也只能給你加個蛋了啊。你說你怎麼老吃這些那多不健康啊,難怪……」嘴裡碎念著,藍河將電腦往床頭小櫃上一擺,套了薄外衣便尋思著去給葉修弄點吃的。

「藍啊,怎麼盡學你偶像的缺點嘮叨?這是下什麼副本哎給哥瞧瞧……」說著說著,男人便伸長了手奪過筆電,連阻止的機會都不留給藍河。屏幕上是熟悉的人們,個個頂著興欣公會的字樣,正殺得不亦樂乎。葉修微微一愣,調出了角色的資料一看,是個陌生又熟悉的名字。

 

絕色。

 

「……那什麼。」藍河像在辯解著什麼:「你們公會的那個誰老說第十區的大家總念著絕色,所以我就上線了……誰知道大家都很熱情的帶著我練級、不知不覺就五十等了,我就乾脆上了神之領域,這會兒不是世界大戰麼......我想興欣大家沒經驗打世界大戰,就多少幫著點……」

「藍河。」葉修打斷他莫名其妙唸個沒完的自爆,「謝謝。」

 

藍河突然就鬆了口氣,「謝什麼,」他低低地道:「你要好好的我需要擔心嗎……居然一睡就是一天一夜,為了一個冠軍……」

值得嗎?葉修想著藍河肯定要這麼說。

 

「真的值了。」「值得啊……欸?」他照著心裡預想的回應,卻有些驚訝的發現藍河並沒有照他的想像走,或者說,今日的藍河真是反常到了極致。

看著難得發楞的葉修,藍河想笑,想虧他一句出出往日的惡氣,然而心口酸的不行,卻又滿滿暖暖的。他看著睡成雞窩頭,蒼白著一張虛胖臉的男人,突然,就非常非常的驕傲、以葉修為傲、以喜歡這個男人為傲。

「恭喜你,冠軍。」他笑著、又感動的想哭。

 

恭喜,我們的冠軍。

 

 

3.

有些人,注定要成為奇蹟。

譬如、譬如興欣之於冠軍。

 

譬如葉修之於榮耀。

 

 

-END-

评论(5)
热度(39)

忘憂森林

日安,這裡是莫言。
是個拖拉的寫手,專職挖坑不填,大家要小心。
沒有地雷沒有下限,腦內充滿天馬行空的各種梗。

如果能搏君一笑,那就太好了OvO

© 忘憂森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