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憂森林

【全職方王ABO】愛久見人心01~04

*改成本尊上發,懶得分類了
*雖然是ABO但是後面才出現、沒肉吃的耍流氓ABO(欸

*方士謙A X 王杰希O 妥妥的

 

 

01.

故事始於大陸的北方。

 

剛立國沒多久的藍雨,打著討伐邪道及拓展領土的名義,自大陸的西南角開始了對周邊部落的侵略。其中,首當其衝的是與騎士勢力相背的魔法勢力,而榮耀大陸上最知名的魔法部落,正是藍雨北方邊境的部落--微草。

 

 

 

「到了這裡……應該就差不多了吧?」經歷了第三次的遷徙,微草部落已經退入了水草豐美的北方草原,抵達北邊森林的邊境。一名少年憑藉著掃帚懸浮於高空之中,一大一小頗具特色的雙目瞇起,凝視遠方小如螞蟻的藍雨騎士軍。

 

雖然大小不一的雙眼是小小的缺憾,但那雙透著金綠光芒的眼睛,依然漂亮的令人為之震懾。

 

「少主!」下方傳來護衛的呼喚,少年收回了目光,穩穩地降落在草地上。

 

「許斌,大家都安置好了嗎?」

 

「差不多了。只是此時北方天氣寒冷,有些受傷的人撐不住倒下了,還有些孩子染了風寒。我想說去林子裡採點能用的藥物,這才來和少主您說一聲。」還穿戴著盔甲看來風塵僕僕的許斌露出了點笑容。雖然是微草的人,但許斌目前是大陸上的第一騎士,這大概也是藍雨對這個小部落不滿的一點,微草的人並非人人都是魔法師,但多少會施點簡單的魔法,這在以騎士正統自居的藍雨眼中顯然是大逆不道的,偏偏大陸的第一騎士就在微草,對藍雨而言自然更加難堪了。

 

「我和你一起去吧。」說走就走,少年邁開步伐,順手將掃帚收進了魔法空間:「順道去查看附近有沒有人煙,如果不小心打擾了別的部落也不好。」

 

「那種事……,我和其他部下來處理就好,少主您……」「許斌,現在是非常時期,人力必須要充分的利用才行。所以就不用把我當少主來看待了,明白?」

 

看著少年過分認真的眼神,許斌有點想笑又感到些許的悲哀。這麼年輕的孩子,就要開始學會放下架子,肩負起一個部落的未來嗎?

「許斌?」「......我明白了。但是千萬不能逞強,明白嗎?」「呵,好。」

 

 

 

02.

但事情果然不可能如想像中順利,北方的森林充斥著未曾見過的植物,熟悉的藥草這裡半株沒有。兩人最終的收穫只有少許堅果,正是入冬時分,連果子這類果腹的食物都少得可憐。

 

「今天先回去吧,在陌生的地方不適合天黑了還四處遊蕩。至少擺脫了藍雨的追擊,今晚應該是能睡個好覺了。」看了看轉為昏黃的天色,許斌勸道。

 

「好吧……」垂下眼,少年看著少的可憐的收穫,抿緊了下唇。

 

「我說你們,在找藥草啊?」

 

「是啊,士兵們還傷著呢,孩子們也染了風寒,愁啊!」許斌嘆氣。

 

「噢噢。你左腳邊那株葉色綠中帶紫的小草治刀傷就挺有用的啊?倒是風寒就需藥補,是有點麻煩呢。」

 

「是啊是啊,這都要入冬了哪來的藥草呢?」許斌點頭附和。

 

「……許斌你跟誰講話?」一旁久未發言的少年皺起眉頭。

 

「啊?不就是……誰啊?」許斌也愣了。

 

正當兩人大眼瞪大小眼時,橫隔在他們中間的那棵樹突然發出了一陣悉悉簌簌的枝葉摩擦聲,再然後,一個男人就聲勢浩大的從樹上摔了下來。

 

早知道我昨晚就該觀星的。少年瞪著摔在地上的男人。今日不宜出門啊。

 

「痛痛痛痛痛唉呦我的媽……」屁股落地的男人形象全無的揉著自己的屁股。

 

『……』微草的兩人。

 

「那個……請問你是?」「嗯?噢。我剛剛在樹上睡覺剛好聽你們再討論藥草的事,講的好像都是些南方的物種吧?不過那些植物這裡可都沒有,但藥性相同的也不少,像是剛剛那個……」

 

「你是藥師?」忍不住打斷了這名怪人的話,許斌下意識的護到了少年的面前。

 

「這個,我是位醫生。」男人笑了笑,少年這才注意到他有一雙銀灰色的特別眼睛,在夕陽下閃著渲染出淡淡的金色:「雖然有點冒昧,但不介意的話,我可以去為你們的士兵治療。」

 

「真的!?那就拜託你了!」「許斌!」下意識的防備這個男人,少年緊盯著那雙笑意盈盈的眼眸,金綠色的眼底散發著敵意。

 

「但是少主,就算士兵能忍,孩子們也都還病著啊,正好這位醫生能幫上忙……」「……好吧,但如果你不過是個庸醫,我會立刻趕你走。」

 

「悉聽尊便。」男人的薄唇微微上揚:「我是隱居此地的醫生,方士謙。」他向著少年伸出了寬厚的手掌,掌心是長年磨藥磨出的薄薄繭子。

 

咬了咬下唇,半晌,少年才伸出了手。

 

 

 

「王杰希,微草的下任族長。」

 

 

 

03.

很快的,眾人就看出這個奇怪的男人還是有兩把刷子的。

 

微草的傷患很快依傷勢的輕重被分類並且分成外傷及感冒來診治,方士謙有條不紊地將任務分配給許斌帶來的人手,甚至還有空閒和幾個幫手的小女生調笑起來。

 

同樣在給方士謙打下手的王杰希繃著臉,從頭到尾沒加入他們的對話裡。對於這個突兀的男人他實在難有好臉色。並不是不感激他的幫助,然而此時此刻,微草的處境讓他不能輕易相信會有人這樣無償的幫助他們。

 

而且他的醫療處置怎麼看都像經驗豐富……「小公主!」「呃!?」

 

沸騰的藥液滾出了鍋子,恍神中王杰希被燙的一縮,手便被另一隻寬厚的手給捉了過去。方士謙從他的背後環過身來飛快的熄滅了爐火,仔細端詳起他被燙的泛紅的手指。

 

「真是……別增加我的病患啊。」檢視過後只是輕微的燙傷,方士謙握著王杰希的手去沖涼,連帶誇張的大嘆了一口氣。

 

「謝謝……不過你喊我甚麼?」產生的些許好感頓時被不明所以的親暱稱呼抵銷,王杰希一雙特色鮮明的大小眼瞇了起來。

 

「小公主啊,可愛吧?」尚不知死期將近或者根本毫不在意,方士謙一臉笑意。

 

「……」王杰希開始認真思考究竟要順從己欲把人倒吊到樹上還是為病患們著想饒過這個神經病。「我還是不懂你為什麼要幫我們。有什麼要求的話你還是盡快說出來吧,我能做到的事我就會盡力為你去做。」

 

堅韌的眼神對上方士謙帶著笑意的雙眼,兩人就這樣對視了好一下子。

 

「……噗,你總是這麼認真過頭嗎?」被水沖的微涼的手突然揉亂了他的頭髮,那雙銀灰色的眼認真而誠摯:「這個,我想是因為身為一個醫生的責任吧。」

 

「醫生嗎……」「方醫生!有個孩子又昏倒了!」

 

「嘖……馬上來!」嘴上應著,方士謙將藥瓶塞進了王杰希掌心:「小公主待會塗點這個藥膏,我先去忙了。」

 

方士謙這人……。王杰希把玩了下手上的藥瓶。……果然是個神經病。

 

 

 

這麼想著,少年緊繃已久的唇角卻染上了一點笑意。

 

 

 

04.

方士謙其實撒了點小謊。

 

他許久沒接觸戰場了,或者說,大陸南方連綿的戰爭才是他避居北方的主因,他還記得友人損過他,說他枉為知名的軍醫,居然對戰爭避之唯恐不及。

 

所以當他不由自主的向那個少年說出願意幫助他的話時,連他自己都無法想像。

 

大概是因為、少年背負在肩膀上的東西看起來實在太沉了吧?

 

 

 

「……?」醒來的時候身旁的瘦弱孩子已經退了燒,看來新研製的藥品還是相當有效的。方士謙有點小小的得意和滿足,看到病患好起來大概是每個醫生最有成就的一件事。

 

不過居然照顧著就睡著了,自己還真是老了。他坐起身,肩膀上的衣料頓時滑了下去,他連忙抓住才沒讓衣服掉到地上。

 

墨綠色的斗篷……?

 

「你醒了?」王杰希進到帳篷時就看到方士謙對自己的斗篷發楞的傻樣,頓時有點好笑:「我的斗篷還來。早餐吃嗎?」

 

「啊?早上了?」

 

「方大醫生這是還沒睡醒?」伸手取過斗篷,王杰希維持著面無表情走出帳篷,隨後便聽見了男人啊啊啊的亂叫和腳步踉蹌追上所發出的噪音。

 

「小……!」「你是想吵醒病患們嗎?小聲點。」走在前頭的王杰希壓低了嗓音,清晨的微草陣營沉浸在安詳寧靜的氣氛中。遠處炊煙裊裊升起,婦人們三五成群,切菜的切菜、煮飯的煮飯,彷彿是平日的早晨一般。

 

「昨晚,是你給我蓋了斗篷的嗎?」其實答案非常的明顯,但方士謙就是忍不住想逗逗嚴肅的少年,於是明知故問。

 

「……少自作多情了。」「呵呵,謝謝啦小公主。」「方士謙你給我收回那稱……」「啊啦,是少主!」

 

注意到走過來的兩人,婦人們紛紛熱情的圍了上來:「少主辛苦了,快來吃早點吧!」「哎醫生小哥也一起啊,大家坐大家坐。」「少主你多吃點,多長點肉!」「哎呦你當養豬呢!」「哪能啊,就是這孩子瞧著太瘦了讓人心疼啊,多吃點啊糧食還很多呢。」

 

女人們簇擁著他們年輕的少主,遞食物的、揉臉的、摸頭的,每個人都把王杰希當成自家的孩子在照顧、疼愛。方士謙看著他印象裡故作堅強的那人難得靦腆、拘謹的模樣,覺得心底某處益發柔軟了起來。

 

「吃你的早餐。」轉過頭就看見站在人群邊緣的方士謙,男人的笑容不像慣常的那般,而是帶著一絲絲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溫柔的叫人心悸。

 

「是、是。」探出手,方士謙順從慾望揉亂了對方的髮絲:「大家快饒過你們少主吧,男孩子害羞呢。」

 

一群女人、少女們紛紛笑了起來,隨後各自忙活去了。兩人隨意尋了坐的地方,享用起散著暖暖熱氣的早點。

 

 

 

「方士謙。」「嗯?」

 

「雖然這樣很冒昧,我也還沒相信你,但是……」從一開始的警戒到慢慢的接受,示好,王杰希終於還是下了這個決定:「你能、幫助我嗎?」

 

「……欸?」

 

「我們可能要短暫避居北方,但對於這裡我們實在太陌生了。可食用的物資、水源、藥草,以及氣候和各式各樣居住的注意事項……」從來沒有拜託過人的少年越講越快,最後深吸了一口氣:「所以,我希望你能幫助我。」

 

彷彿一世紀的沉默。

 

「杰希。」方士謙第一次直呼他的名字,在這個他有求於他的時刻。王杰希面上努力的保持淡然,手心卻悄悄冒出了汗。

 

「我……」男人抿了抿唇,眼神隱隱透著猶疑:「我以為我早就在幫你了。」

 

 

 

「不能的話也不勉強……呃?」

 

眼神對上的剎那,方士謙無法抑制的大笑了起來。

 

「哈哈哈哈哈小公主你實在太可愛了我受不了了哈哈哈哈……」「……」

 

陰著一張臉,王杰希再一次產生了掛人的衝動,當然他絕不承認心底是鬆了一口氣的。

 

他遠比自己以為的相信這個吊兒啷噹的男人嗎……?

 

「不過還是認真的說一次。」「咦?」

 

 

 

朝陽正式高掛於藍天,微草部落逐漸甦醒、活絡起來,北方綠茵大地上的人們重新展開了他們熱鬧滾滾的一天,洗去了戰爭的陰霾、滅族的恐懼,他們依然駐足於這塊瑰麗的大地,開始全新的一天。

 

而他與他的故事,才剛要啟程。

 

「請多指教、杰希。」「彼此彼此。」

 

 

 

TBC.

评论(5)
热度(50)

忘憂森林

日安,這裡是莫言。
是個拖拉的寫手,專職挖坑不填,大家要小心。
沒有地雷沒有下限,腦內充滿天馬行空的各種梗。

如果能搏君一笑,那就太好了OvO

© 忘憂森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