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憂森林

【全職方王ABO】愛久見人心05~07

*私設流ABO,耍流氓ABO(欸

*方A王O妥妥的w



05.

藍雨退兵了。

 

南方連綿的硝煙沖散在連日綿綿的細雨中,藍雨的陣線緩慢的退卻、固守,蒼涼的穠綠草原上,戰火留下了灰敗的一筆。

 

 

 

「話雖如此,也只是不再進攻而已。還留在前線的族長已經下了指示,部落今後要留在北方持續發展。」

 

退守北方的第三日,來自前線的傳令兵帶來了新的消息。

 

「這麼說來……我們,已經回不去了嗎?」「別說那種喪氣話!」「可是、可是我們已經回不去了啊!我們的家鄉、還有在戰爭中逝去的人都……!」

 

微草本營中最大的帳篷裡,王杰希沉默地看著傳令的人。微草退居後方的老弱婦孺及護著人民撤退的士兵們圍在主營的四周,惶惑不安的神情寫滿在每一個人的臉上。

 

「少主……,很抱歉我們無能,沒法奪回逝去的故土。」單膝跪在地上的傳令兵顯然也不好受,他一身帶血的衣服和染塵的皮甲,整個人看來狼狽不堪。對他們這些前線奮鬥的士兵而言,這場戰爭的結果更讓他們無法接受。

 

「不要道歉。」一陣令人不安的寂靜過後,久未發言的王杰希終於開了口,他鬆開了緊握的拳頭,扶起了眼前的士兵。

 

「少主……」單薄的手掌醞釀著令人折服的力量,士兵羞慚的抬起頭,赫然發現,在深秋陰霾的細雨裡,他們微草少主眼底的光,熾熱的猶如黑夜裡的北極星,閃爍著永恆的光輝。

 

「你們已經奮力一搏,做到了自己能做的最好的事。所以、不要道歉。」一拳抵在心口的位置,少年挺直纖弱的背脊、撐起單薄的肩膀,一雙翠綠的眼底,熊熊地燃起了,金色的、永不言敗的光芒。

 

他們可以失敗,可以輸,可以倒下。

 

卻不能放棄爭取勝利、爭取希望。

 

「現在最重要的,是肩負起所有人希冀的微草的未來,向前邁進才對。」

 

是了,眼前這名堅毅的,光彩煥發的少年,正是要肩負起微草未來的人,那眼底閃爍的光火,將照看著微草的道路,點亮微草的未來。

 

他們怎麼能垂頭喪氣,怎麼能不重振精神,昂首挺胸!

 

「傳令下去,我們要在北方大陸重新建設。微草不會倒下,魔法的繼承者不會輕易低頭,然後有一天,我們會在榮耀這篇大陸上重新站起、屹立不搖!」

 

 

 

這時候的王杰希還不知道,未來,在榮耀大陸的新時代,微草會成為大陸西北的一方霸主,成長茁壯、欣欣向榮。

 

 

 

06.

「啊,感覺還真是了不起啊,小公主。」

 

人群集會的邊緣,穿著白袍挽著袖子的方士謙打了個大大的呵欠。

 

「所以說醫生你指的小公主是在說……」站在一旁的許斌順著方士謙的視線望向人群的中心,比起年長者略矮一些的年輕少主站在那裡安撫著整個人群,讓他頓時想到了眾星拱月這樣的形容。

 

居然用這種稱呼來喊少主嗎……,在深感大不敬的同時,許斌又想了下王杰希聽到這稱呼時會有的反應,頓時有些忍俊不住。

 

「那啥,我先走了,你們有病人的話在隨時通知我啊。」,眼看人群慢慢散去,方士謙從王杰希的身上收回了視線,朝許斌擺了擺手,轉身就打算回自己的帳篷。

 

「要回去了?」清朗的少年音色打斷他的腳步,越過人群向他走來的王杰希朝許斌點點頭,快步走到了與方士謙並肩的位置:「我送你,而且還有些事想向你詢問的,有關於北方的氣候情況還有局勢,另外也想請教你……」

 

「哎哎,打住打住,小公主你別操之過急啊,有問題就上我那兒慢慢問,反正現在病人多,一時半刻我也是走不了的。」

 

「那就麻煩了,不過在那之前,可以把這個不知所謂的稱呼先收回嗎。」

 

「嗯?居然用直述句嗎?杰希你這麼討厭啊。」

 

「……」王杰希微皺起眉:「基於第一性徵是男性以及我的第二性徵目前屬Alpha的情況下,對於公主這詞實在很難讓人開心起來的方醫師。微草可不是藍雨那樣迂腐的地方。」

 

 

 

榮耀大陸上,目前出生就以第二性徵評斷人的身分的帝國要以藍雨最為知名。雖然大陸普遍以Alpha為尊,但是以第二性徵區別男女衣著的藍雨算是把Alpha男權表現得相當淋漓盡致的一個國家,其餘地方則都沒有如此強制的規範。

而現在受到藍雨追殺的微草顯然也是相當瞧不起這種迂腐傳統的。

 

「你會很不高興嗎?」領先半步的方士謙語調輕快,王杰希看不到他臉上的表情,卻能感受那隻搭過來的手心傳遞出厚實的溫度:「只是覺得很可愛而已,學會撒撒嬌也沒什麼不好啊?小公主。」

 

誰會因此而高興啊?他癟了癟嘴,另一位Alpha的觸碰傳來的居然不是敵意,不是不悅,反而安心地令人感到害怕。

 

 

 

 

總是被他人認為難以捉摸的魔術師,頭一次覺得自己搞不懂自己了。

 

 

 

07.

不過平心而論,方士謙還是相當博學多聞的。

 

 

 

「請用。」還在恍神時,一杯飄散著熱氣的飲品被塞進冰涼的掌間,濃濃的花茶香混雜著甜滋滋的蜜味,王杰希下意識的輕啜了一口,一股甜甜的涼味直衝頭頂,整個人頓時醒了過來。

 

「這是……?」

 

「是北方獨有的一種薄荷草,有提神的作用,不過因為味道有點苦澀的關係我加了點蜂蜜。如何?」端著另一只馬克杯在王杰希對面落座,方士謙搖了搖透明綠的茶水問道。

 

「……很好喝。」少年糾結了一下:「……謝謝。」

 

難得沒有消遣對方,方士謙只是笑笑,然後取出自己移居北方後作的筆記和王杰希討論了起來。待到許斌前來他的營帳找人時,已經是晚餐時分了。

 

 

 

「方士謙簡直是座寶庫。」和許斌一同離開後,王杰希邊走邊和第一騎士閒聊:「要是他不那麼神經病,那就會更完美了。」話語裡竟能聽出一些咬牙切齒的味道來。

 

「哈哈哈,小姑娘們可喜歡方醫生了,他好像還挺能逗女孩子開心的。」拍了拍王杰希的背脊,許斌緩和道:「少主也別太緊繃,您已經做得很好了,就是看起來精神有點疲憊。不過您現在的樣子好多了,要好好保重自己的身體啊。」

 

「我知道。」王杰希幾乎是下意識的回答。

 

「不,您不知道。」許斌搖搖頭,「大家都很擔心您啊。」

 

自己的話難得被果斷的反駁,王杰希反省了下自己最近的作息,最先想起的卻是方士謙塞進他掌心的那杯熱茶。

 

『是北方獨有的一種薄荷草,有提神的作用。』

 

 

 

「總之,我會照顧好自己不會倒下的。」他輕輕頓了下:「這陣子也要請你們多擔待了。」

 

有些意外對方的坦率,卻沒說破王杰希這小小的轉變,許斌做了個標準的騎士禮,笑著接下了他的主子的託付。

 

「是,少主。」

 

 

 


评论(4)
热度(27)

忘憂森林

日安,這裡是莫言。
是個拖拉的寫手,專職挖坑不填,大家要小心。
沒有地雷沒有下限,腦內充滿天馬行空的各種梗。

如果能搏君一笑,那就太好了OvO

© 忘憂森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