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憂森林

【全職方王ABO】愛久見人心10~11

*私設滿滿ABO,目前沒肉耍流氓(欸

*方A王O妥妥der ˊ艸ˋ

*沒存稿惹嗚嗚嗚嗚嗚QVQQQQQQ



10.

今晚的微草注定是歡騰的一夜。已經重新建立起的城邦裡,處處燈火通明,人們的歡笑充滿整個全新建起的城中廣場,跳舞的女人們,暢飲的男人們,嬉鬧的孩子們,今夜新生的微草城沉浸在重聚的歡樂中。

 

然而眾人歡慶之時,方士謙卻避開了這些活動,避開了和王杰希等人覲見微草領主的邀約,選擇繼續默默地幹自己的活。並不是不為微草到開心,然而他的目的,自始至終只有一個。

 

『我只是想要幫你而已。』對著前來邀請他的年輕少主,方士謙只是笑著這麼回應。

 


 

「方醫生!」

 

方士謙走在廣場的邊緣,營火橘紅色的光芒溫暖了他的側臉,他依然是一身穿慣了的泛黃白袍,捲起的袖口特別的乾淨。路邊看到他的微草居民紛紛和他打招呼,許斌還提著啤酒來和他閒聊。

 

「抱歉啊,醫生我不喝酒的。」推拒了許斌的好意,方士謙朝遠處起鬨的大叔們擺擺手,「倒是你有看到小公主嗎?」

 

「沒有,沒看到少主。」喝到雙頰泛紅的許斌拍拍方士謙的背:「醫生你辛苦啦,你是微草的大恩人啊。」

 

「沒這麼偉大……騎士大人你喝多啦。」方士謙扶了一下快摔倒的許斌:「啊啊,真是的。」

 

「大家都平安真是太好了啊,方醫生。」年輕的第一騎士樂呵呵的拍著他的背,「能夠人人都平安,真的太好了。」

 

「是啊。」方士謙拉著那隻拍他的手繞過肩頭,攙著他往營火旁喝酒的人群走去:「能夠沒有戰爭,真的再好不過了。」

 

「……醫生你說了什麼嗎?」

 

「癡人說夢罷了。」果斷將騎士大人往酒鬼群中一丟,方大醫生甩手走人:「記得灌到許斌明天爬不起來啊,宿醉算我的!」引來人群一陣大笑起鬨。

 

 

 

最後他是在森林邊陲找到王杰希的。

 

走出城外,不遠處就是森林。少年騎在掃帚上,金綠色的眼底倒映出整片的深藍星海,淺淺的翠色光芒散佚在他的身周,整片綠色的森林、草原像是在呼應魔法的力量一般,欣欣向榮的伸展開了枝枒。

 

 

 

春天就要來臨了。

 

 

 

這是方士謙第一次見識到王杰希的魔力。月夜裡的小魔術師,無拘無束的、靈氣逼人的小魔術師,吸引他所有目光的小魔術師。

 

怎麼可能不被他所俘虜,怎麼可能不向他所臣服。

 

「慶祝會不好玩嗎?」側坐在掃帚上的少年微微低頭:「不好玩嗎,士謙?」

 

「小公主你不去見你的父親嗎?」他看向緩緩朝他飛來的少年,「我是說領主……嗯,現在照這規模該改稱陛下了。」

 

「那不是我的父親,」王杰希收起掃帚,他的眼睛依然晶亮,元素在他身旁活躍的轉動:「我的父母已經過世了,微草選擇領主一向是根據魔法天分的。」

 

「看出來了。」方士謙說著。王杰希一步步向他走來,元素的光點繚繞在四周,讓他有點不知所措。「小公主、杰希……你喝酒了?」

 

「士謙,」沒有回答他的問題,王杰希向著他伸長了手:「我很高興。」

 

 

 

然後倒進了男人懷裡。

 

少年暖洋洋的單薄身軀裡醞釀著無限的力量,因為酒精的催發而帶著像要將人灼傷的熱度,白皙的雙頰上一抹燙人的紅暈,映著周圍雀躍的草木元素,好看的要命。

 

那雙承載著星空的金綠眼眸……,方士謙覺得自己簡直像抱著一顆小星星一般。

 

「士謙,」他的小星星帶著酒後的口齒不清嘟噥著:「我很高興,你知道嗎。」

他說:「你在這裡,我很高興。」

 

 

 

抱緊了懷裡的人,方士謙覺得自己這回真的要栽了。

 

 

 

11.

王杰希醒來時天還沒亮,但外頭仍有人們喧鬧的聲音。他睡在不知道是誰的床鋪上頭,又軟又暖,帶著舒適的體溫,還有一點淡雅的草香。

 

然後他看到睡在床外側的方士謙,突然意識到這是誰的屋子。方士謙整個人側躺在外側,手腳小心翼翼地給他攏著被子,又像是怕壓壞了他,斯文雅痞的面容上,眼眶泛著淺淺的烏青。

 

王杰希突然有點小小的愧疚,昨晚他好像被塞了混了酒精的果汁,甜甜的香味太過誘人,不知不覺的就喝了好幾杯,只記得後來他飛上這座新城的頂端,星光爛漫,燈火熒熒,草木萬物生生不息。他的微草,他即將擁有的這個國家,美麗到令他為之屏息。

 

就像一個美麗的幻夢一般,他想。但是方士謙的懷抱很暖,在這個虛幻的夢裡,方士謙溫暖、有力的擁抱卻是這麼剛好而堅定。

 

就像漫漫長夜裡,他背負著那些沉重的責任走著,而方士謙就等在那兒,等著在他倦怠時,給他一個溫柔的擁抱。

 

那樣的令人動心。

 

 

 

「前輩,」王杰希想了想,還是搖了搖那個睡得戰戰兢兢的男人:「你要不要睡進來點?」

 

半夢半醒間的方士謙胡亂抹了把臉,暖黃的夜色裡,少年帶著剛睡醒而微啞的嗓音像是一個靜謐動人的夢境,方士謙下意識地替他攏了攏睡到掀起的被角,然後湊上前,輕輕吻了吻小孩兒的唇角。

 

「……!?」冷靜早熟如王杰希幾乎要炸毛:「方士謙你……!」你有病啊!

 

然而不等他反應,方士謙早就半摟著人又閉上了眼睛,顯然只把這當成了一個好夢,砸吧砸吧嘴兒又睡了。

 

「……」他怎麼會覺得方士謙沒病,他自己腦子有病了吧……?王杰希用力地閉上眼,睡覺。

 

 

 

而他的右手輕輕地壓在唇角上,耳根止不住的一陣發燙。

 

 

 

TBC.

评论(4)
热度(43)

忘憂森林

日安,這裡是莫言。
是個拖拉的寫手,專職挖坑不填,大家要小心。
沒有地雷沒有下限,腦內充滿天馬行空的各種梗。

如果能搏君一笑,那就太好了OvO

© 忘憂森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