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憂森林

【喻黃雙花同居三十題番外】

*榮耀退役設定

 

*雙花對門、葉藍樓下設定

 

*OOC預警(???

 

Are you ready--?

 

 

 

 

 

「晚安啊張佳樂我家隊長出門了只好來你這裡蹭頓飯……」

 

社區公寓的某層樓,傳出重重的摔門聲。

 

「……樂樂?」被摔門聲引出廚房的孫哲平一臉狐疑的看著臉黑了一半的褐紅長髮青年,對方背抵在門板上,臉上的表情說不出的奇怪,而通常會讓他露出這種表情的只有……

 

「欸欸欸孫樂樂你幹什麼幹什麼居然把我關在門外你的良心呢良心呢!!」…只有對門那個聒噪的鄰居。

 

「靠靠靠誰姓孫了啊!」一秒被激的再度開門回擊,黃少天也不負他聯盟第一機會主義者的名聲立馬擠進門,弄得張佳樂暴怒炸毛。

 

「哎老孫晚安啊,孫樂樂你去去去幼稚什麼呢你一邊玩兒去啊……」「我靠啊我怎麼幼稚了黃少天你倒是說啊想打架是不是想打架就來啊!」「晚安啊,一邊坐吧飯還在煮呢。」「靠啊大孫你站誰那裡啊!」

 

拎過自家炸毛的戀人,孫哲平邊敷衍著邊給張佳樂順毛,黃少天也樂的坐到沙發上看電視,時不時還對張佳樂扮鬼臉試圖再激怒他。

 

「嘖,喻文州搞什麼呢,難道他不知道隨意放生寵物會給別人造成困擾嗎?」沒好氣的嘟噥,張佳樂翻了翻白眼還是縮回他去開門前的位置--沙發的另一端。眼瞅著沒事了,孫哲平也折回廚房忙碌去了。

 

「靠靠靠誰是寵物啊有種PKPKPK啊!」「誰怕誰啊PK就PK啊等著被我虐吧!」「靠你才不要輸了哭著去找老孫我告訴你!」「你才準備哭著回去找喻文州吧你!」

 

這對話能不能別這麼幼稚……孫哲平突然深刻地感受到慎選鄰居的重要性。同一時間,門外兩人已經捉著前些日子新買的PSP玩到一塊兒去了。

 

等待鍋裡煲的湯的過程中,孫哲平從廚房看向客廳裡較勁的兩人,伴隨著黃少天的文字泡攻擊,張佳樂炸毛之餘,笑得卻也是過去少有的歡快。

 

剛退役那陣子,雖說不上消沉,但張佳樂卻一直對一切興致缺缺的模樣。身為榮耀大神的他們不缺錢,卻找不回生活的重心,直到喻文州來了那通電話。

 

 

 

 

 

『孫哲平前輩嗎?我是藍雨的喻文州。』電話另一端,青年沉穩的聲音十分溫文有禮。

『有事?』從來不是花時間廢話的人,他直接切入了重點。

『是這樣的,我們這裡也剛退役,少天老嚷嚷著無聊。不知道前輩有沒有興趣來一起住呢?』

 

 

 

 

 

「大孫?」

猛然回過神,原本在客廳裡吵得火熱的兩人已經擠在廚房門口,鍋裡食物的香氣顯然吸引了他們,一個兩個都是一臉饞樣。

 

「行了,樂樂去幫忙排碗筷盛飯吧。」也沒糾結那些過去的回憶,孫哲平將倆吃貨趕去做該做的事,沒多久一桌的飯菜便齊了。

 

「行啊老孫的手藝又進步了這三杯雞真好吃嫁給他真是你的福分啊孫樂樂要好好珍惜懂嗎懂嗎懂嗎?」「閉嘴吃你的飯!還有誰嫁了啊老子姓張你個文盲,要嫁也是……」「吃菜。」話才回擊到一半,孫哲平果斷將一口高麗菜塞進張佳樂嘴哩,堵住了對方尚未脫口而出的反擊。

 

「嘖嘖嘖曬恩愛可恥啊你們這是欺負我家隊長不在……」在孫哲平掃過來的視線下,黃少天硬生生將剩餘的垃圾話吞回肚裡,吃鱉的模樣引來被餵食的張佳樂一陣悶笑。

 

「低齡!」「幼稚!」「……」

 

於是一頓飯就在時不時的拌嘴和老孫的鎮壓下平安度過(?)了。

 

 

 

 

 

----

 

 

 

 

 

「打擾了。」接近熄燈時間,剛到家的喻文州第一件事就是先到對門接自家戀人:「少天沒惹麻煩吧?」

 

「除了讓張佳樂炸毛得更厲害跟帶來許多的噪音,其他都還好。」半倚在門邊看著喻文州進門,孫哲平聳了聳肩。

 

「那真是麻煩前輩你們了。」「你從一開始就打這主意吧?」

 

露出一絲苦笑,較對方略矮的喻文州抬頭看向這位老前輩:「前輩也講得太過了。的確,我是因為少天退役後對生活的失重感而決定找大家就近一起住,但那也是因為我知道有多少人因著這件事感到茫然失措。不是每一個人都能馬上回到生活正軌,而我只是希望大家能相互幫助。」

 

「……抱歉,我沒那個意思。」頓了下,孫哲平站直了身子:「事實上,我應該謝謝你。」這種事,並不是他給予張佳樂支持他就能站起來。

 

「沒事,我知道。這點少天也是多虧了有你們啊。」擺擺手示意話題就這邊打住,喻文州吵裡探了探頭:「倒是他們人……?」

 

「關在房裡打PSP呢,這裡。」領著人進門,孫哲平信步走到臥室房門前,抬手敲了敲門:「樂樂?」

 

一陣長長的沉默,門外的兩人狐疑地對看一眼,孫哲平於是轉動門把,所幸門沒鎖上,順利地被拉開。

 

房間的大床上,張佳樂和黃少天兩人頭貼著頭,像兩隻小動物般半蜷著身子睡著了,黃少天手上甚至還抓著PSP,畫面停留在記錄存檔上。

 

「這……要不就讓他今天睡這吧?我去睡沙發就行了。」拍拍一臉為難的喻文州的肩,孫哲平表現得倒是沒什麼所謂。

 

「這個……今天真的麻煩你們了。」除了苦笑之外,喻文州也著實不知道該做何反應了。

 

於是兩人給熟睡的倆麻煩掖好了被子,孫哲平便先退出房間去找備用的寢具了,房內喻文州坐在黃少天身旁,探手摸了摸他的頰。

 

「你說你們怎麼老讓人不省心呢?」捏。

 

「唔唔……文州……」

 

睡夢裡被騷擾的人下意識的蹭了蹭他的手,喻文州失笑,一個輕吻落下。

 

「晚安、少天。」他說。

 

 

 

 

 

「做個好夢。」

 

 

 

-Fin-


评论(1)
热度(7)

忘憂森林

日安,這裡是莫言。
是個拖拉的寫手,專職挖坑不填,大家要小心。
沒有地雷沒有下限,腦內充滿天馬行空的各種梗。

如果能搏君一笑,那就太好了OvO

© 忘憂森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