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憂森林

【アイナナ/樂天89】天堂仍在荒野之外05

*更新緩慢,OOC常態(哭著*

*覺得已經要忘了自己想寫啥......,就圖個爽(X*



5.

說起來,兩人單獨相處的時候並沒有能夠一直聊下去的話題。

 

畢竟性格處不來啊,何況天那個人總是說著什麼保持工作關係就足夠了這樣的話,根本就很難有機會好好的聊點什麼。尷尬的寂靜在車內無限蔓延,連續轉了幾台廣播都放著自己團的歌曲也是挺微妙的,今天是甚麼日子?Trigger日?腦子裡盡是轉著一些無關緊要的事情,樂在等待紅燈的空檔中瞄了一眼副駕上的天,剛巧看見那人打了個小小的哈欠,揉了揉泛起淚意的眼角。

這種小地方倒是很符合年齡,那個往常總是自制矜傲的九条天也會有這種柔軟可愛的地方啊,果然還真是個Omega嗎?樂伸手將音樂轉成輕柔的鋼琴曲,綠燈再次亮起,他穩穩地踩下油門。

「想睡的話,後座有條薄被。椅子會調嗎?」

「嗯……會。」調低椅子後,樂已經將薄毯從後座拉來塞進他懷裡,天的嘴角忍不住泛起些許笑意:「樂さん真是溫柔呢,想必為了追求某人下了一番功夫?」

「蛤?所以說那只是為了有時候長時間拍戲方便才在車上準備的……!」

「知道知道,拼命向我解釋也是沒有用的哦?」

「你……!」

 

覺得那個九条天可愛的自己還是見鬼去吧,死小鬼果然還是死小鬼!

 

滿足了自己的惡趣味,天扯了扯薄被,睡意倒是已經削減了大半。他將被子拉到下頷的高度,看著車頂發了好一會兒的呆,最終還是淡淡開了口。

「……我說啊,樂你不問嗎?關於沒有發情期的事。」

「啊啊,那個啊。感覺你並不想說吧?」抽出間隙瞄了身旁的人一眼,樂像是隱隱約約地察覺了什麼,將視線轉回了正前方。「想說了就說出來也沒關係,我會聽的。」

這種令人害臊的話還真說的出口啊。天將被子拉過了頭頂。

 

像是這樣關於自己的話題,該從哪裡開頭才是恰當的呢?

「成為九条天是……性別還沒分化前的事。」

「一開始也只是想著這樣不行才做出……背棄了老家的決定。不過健康檢查被鑑定是O的那個時候,怎麼說呢……我想應該是茫然吧。O是有發情期的,體能也很難跟得上,限制實在太多了。雖然說也有許多的O走上了演藝事業這條路,但是終歸是很艱難的吧。」

「那個時候一直想著這樣不行,這樣是無法成為頂尖的。無法成為頂尖的話,就無法去回報任何人,無法去守護任何人,這樣下去走出了那個家就只會成為一個錯誤的可笑決定而已,一直這樣思考著,然後等到我發現的時候,自己已經沒有任何O的反應了。」

「聞不到A的味道,或者說感知不到任何的AO,也不會有發情期,不受任何藥物激素什麼的影響。我想這大概是我選了走上這條路的代價吧。」

 

一定是為了走上這條路,而必須捨棄了部分的自己吧。

 

「這樣會悶壞的。」被子被拉到頸下,八乙女樂那雙冰冷透亮的銀色眼底倒映出了九条天的樣子,「餐廳到囉。」

天的臉上沒有眼淚,沒有悲傷哀慟難過自責,肯定是想著那樣對走在同條路上的夥伴太不尊重了。

「……樂真溫柔呢。」

「啊啊,知道就好。」順應著結束這個話題,樂解開了安全帶,「不過,原來你聞不到嗎?」

「聞不到哦,所以樂跟龍的味道都不知道,只能從粉絲們的描述裡想像出來。」將薄被疊好,天拉開車門:「怎麼了嗎?」

「哦,沒什麼。」戴上偽裝用的墨鏡,樂下車後邁開長腿跟上天的腳步,無視了對方疑惑的眼神。「走吧。」

 

「哼嗯,好吧。看在樂要請客的份上。」

「我說你啊……」

 

還真是一點都不可愛。

 

-TBC-

评论
热度(34)

忘憂森林

日安,這裡是莫言。
是個拖拉的寫手,專職挖坑不填,大家要小心。
沒有地雷沒有下限,腦內充滿天馬行空的各種梗。

如果能搏君一笑,那就太好了OvO

© 忘憂森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