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憂森林

【アイナナ/樂天89】天堂仍在荒野之外07-08

**以為離車還很遙遠,沒想到車的零件已經快到貨了(?**

**敘述糟糕文筆幼稚園,OOC請都怪我TVT**

**也許能緊接著更9,這幾段其實是緊接在一起的(。**



7.

第一個發現天不對勁的是經紀人。

 

時間逼近年底,演藝圈的活動也日漸繁忙起來,在這個人人討論著假期要如何度過的時節,偶像們反而是沒有假日的。趕新年檔期的、準備演唱會的、布置年末節目的,有時候連回家拿個換洗衣物的時間都難以擠出來。

年末演唱會是Trigger今年的最後一個工作,這陣子除非是進行演唱會的開會或排練,大多數時候三個人的工作是分開進行的。等回過神來樂才發現已經有段時間沒跟天見過面了,雖說之於兩人而言這才是正常的距離,之前每周一起出門的親密反而像是假的一樣。

 

「天?身體不舒服嗎?」演唱會前的準備空檔,三人像以往一樣和經紀人聚在休息室裡做最後的流程確認。天拿著手中的資料,心思卻不在上頭,明明現下最重要的就是要完美的完成演唱會,精神卻完全無法集中起來,某種壓抑已久的感覺在身體裡蠢蠢欲動,想要壓制下去卻反而更阻礙了他專注於眼前的工作上。

「沒事,繼續吧。」注意到其餘三人的視線都聚焦到自己身上,天搖了搖頭,深吸了口氣讓自己盡量回到狀態之中。

「嘛,剛剛就已經做完最後確認囉,你這孩子上台前還是不要逞強休息一下吧,我先來去確認外場的狀況了!」用拿著資料的手拍了拍天的背,姊鷺擺了擺手便匆匆離開了休息室。

「……龍你也去吧。」

「啊?」被點名的龍露出茫然的表情,然後就被突然起身的樂推搡著往門外走:「樂、樂?是要我去哪裡?」

「去那裡都好,看是要去補妝還是去廁所都行,快走快走。」

「可是休息室這裡就有廁所……?」

強行把單純的隊友推出門外,樂飛快的鎖起門,焦躁地想抓一把頭髮的時候想起髮妝師可怕的笑容又放棄了。

 

「我說你是怎麼回事?恍神成這個樣子……和治療有關?」想了想,樂將裝著溫水的保溫瓶塞進天的掌心,自己擰開另一個水瓶坐到了與天相對的另一個位置。

「不……我想應該沒有關係。」握緊手中的保溫瓶,下意識抿了一口溫水,天才發現自己的手涼的滲人。

「你確定?最近醫生怎麼說的?」

長久的沉默。

 

樂心底慢慢升起不好的預感,雖然並不是沒猜想過這個人有多不愛惜自己,尤其在年底這種最繁忙的時候,對方那種以工作優先的性格會可能會做出什麼事,他早有一定的心理準備。然而事情真正發生的時候,內心卻產生了遠比自己想像的來得更強烈的憤怒和憂慮:「你,多久沒複診了?」

「……」抿過水的唇卻覺得無比乾澀,天知道那只是一種錯覺,卻還是又抿了一次下唇:「一個月吧。」

「你……!」「天、樂!出來預備了!」姊鷺的聲音在門外響起,門板被敲的碰碰作響。天放下保溫杯站起身,一瞬間又回到了那個完美主義、氣勢凜然的Trigger center:「走吧。」

「天!你這樣子是要怎麼……」「就算是這個樣子,我也已經完成過很多次的演出了!」

用著更大的音量強行打斷了樂要脫口而出的話語,強而有力的字句像是某種魔咒或是宣示一般。

 

「即便是這個樣子的我,也已經成功的完成過很多次的演出了。只不過,過去的樂不知道我是個Omega而已。」

 

「我並不是在瞧不起你,你應該知道的。」門外催促的聲響一聲響過一聲,最後停了下來,大概所有人都就定位了。這場盛大的演出,現在就只等待著九条天,他們的center引領所有人站到那道光芒底下。

樂卻第一次產生了想拉著人從光芒底下逃跑的衝動。

「我知道的。」那雙琉璃色的眼直視著前方,閉上,複而睜開:「我也知道我必須做到,就像過去的每一次那樣。」

 

「粉絲在等我,我要過去了。」

 

 

 

8.

遠比想像中還難受。

強烈的節奏響起,鼓膜和心臟隨之震動,人潮歡暢的情緒被Trigger的演出推上了一層又一層的高峰。隨著情緒的越發高漲,一次一次的喘息呼吸間,身體深處的某種東西躁動著。

熱烈的情緒帶動起各式各樣的信息素的躁動,頻頻刺激著天的神經,等到天意識到這就是信息素的味道的時候,從未真正接觸過、感知過信息素的全副神經已經處在整個紊亂的信息素中心。

全身都很熱,但似乎又不是一般的燥熱,身體幾乎要軟倒下去的時候精神卻還亢奮著,憑著一股意志力完成了一支又一支的曲子。他還不能在這個時候倒下,倒下了只會讓人們擔心、失望,那是自己絕對、絕對不願意看到的事。

 


「今天、謝謝大家!」站在台上的九条天舉高了手,引起了底下又一次激情的應援聲:「接下來就是最後一首曲子了,大家一起來享受到最後吧……!」

大聲的歡呼中,腿軟的身軀猛然被不著痕跡的扶了一把,天喘息著下意識看向站到身旁的樂,男人筆直的站在鎂光燈底下。一旁的龍也站了過來,對著天露出了笑容。

「來一起完成它吧。」音樂前奏響起的那一刻,Trigger的隊長對著兩個夥伴這樣說著。

「哈、哈……還用你說。」「好!一起加油吧!」

 



拚盡全力跳完最後那首曲子的時候,天的眼裡只剩下閃爍的光芒。樂聲和歡呼聲漸漸遠去,殘留下來的是身體裡揮之不去的熱度和逐漸升起的不適,強烈的信息素不斷刺痛他的神經,恍惚間卻只能模模糊糊的思考道。

原來樂的信息素是那樣的味道啊。


-TBC-


「粉絲在等我,我要過去了。」是第二部劇情裡天說過的話。寫到這裡的時候,很自然地浮現了這段文字。

無論健康或傷痛,那個了不起的少年總是奮力的走向愛著他的人們。

特別喜歡和心疼這樣的他( ´•̥̥̥ω•̥̥̥` )

评论(2)
热度(39)

忘憂森林

日安,這裡是莫言。
是個拖拉的寫手,專職挖坑不填,大家要小心。
沒有地雷沒有下限,腦內充滿天馬行空的各種梗。

如果能搏君一笑,那就太好了OvO

© 忘憂森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