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憂森林

【アイナナ/樂天89】天堂仍在荒野之外10

**已經失控到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OOC屬於我(。**


10.

醒來的時候,躺在一旁看起來也剛剛睡醒的陸甜甜地笑著對他說了早安。今天是他們一起上小學的第一天,前一晚太興奮的陸又發作了,脆弱的身軀咳到像是要把所有都咳出來一樣,大半夜就被緊急送到了醫院。過程裡他始終都牽著陸小小軟軟的手,然後早晨一起在醫院裡的病床上醒來。

「天に要去學校了嗎?」陸拉著他的手,露出了一個有點落寞的表情。

「嗯,陸要乖乖的,我和爸爸媽媽很快就回來了。」天輕輕地親了陸的額頭,那是他們小時候常常做的事。陸對他展開了大大的笑容,就像過去的每一次那樣。

然後父母牽著他的手,一起將他送到了學校,小小的陸被留在寬大的病床上,看著哥哥離開。

 

天清楚明白的知道自己正在作夢,夢裡的事情確實的發生過。陸在他們上小學的前一晚嚴重發病被緊急送到了醫院,那通叫救護車的電話還是他衝出房間顫抖著雙手播出去的。

不同的是,那天的最後是他說服了想陪他去學校的母親留下來陪著生病的陸,然後獨自一人走到了學校。

為什麼現在又夢到了呢?十八歲的天坐到了床邊,看著病床上努力的呼吸著的陸,覺得胸口一點一點的被絞緊。明明只要想著陸他就不會感到害怕,只要惦念著受病痛所苦的胞弟,他就可以壓下自己所有的恐懼和不安,多少年來他都是這樣子走過來的。甚至到了後來,只要想著粉絲的願望,想著那些喜愛他的人們要是失望了,難過了,哭泣了,只要想著他們有可能會這麼痛苦,九条天就能掙扎著再站起來,就能繼續站在光芒底下。

那就是他的生存方式。

 

「天に……?」病床上小小的陸看著他,露出有點疑惑的表情:「天に你在害怕嗎?」

害怕?

天低下頭,看著不知何時自己和年幼的陸交握著的手,自己的手似乎小了一些,正控制不住的顫抖著,他下意識地往一旁看去,玻璃裡倒映出的是十三歲時剛剛離家的自己。握住手的力道加重了,回過頭時陸難受的喘著氣,胸腔發出沉重的悲鳴。

「天に、天に不要我們了嗎?」呼吸困難的孩子艱難的對他說著,天一下就慌了,他匆忙站起身按下呼叫鈴,拉開了一旁的床頭櫃想尋找呼吸器。陸的手卻突然失去了力氣,緊緊握住的手被鬆開,他驚惶地看向病床,床上的少年卻變成了十三歲的自己。

那個剛剛發現自己沒有發情期的自己。天十八年來的人生裡很少有這麼恐懼不安的時刻,心像是被懸在半空中,不只害怕著身體的異常,也害怕著他所做的一切只是徒勞無功,失敗的他根本無法拯救陸,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弟弟大口喘息著,然後停止呼吸。

他感受到強烈的窒息感,壓力沉重的壓迫著他的呼吸,他想大聲呼救,大聲呼喊誰來救救陸,誰來救救我,最終卻像是被誰扼住了喉嚨般,無法發出聲音。

從來不會示弱的自己已經忘記了如何去向他人求救,而這樣的自己……大概也不值得別人來拯救吧。

 

 

 


「作惡夢了?」掙扎著醒來的時候,看見的是樂和龍坐在病床的一側,淺淡的草木氣味混雜著淡淡的海潮味道,天發了好一會兒呆,才意識到自己在醫院裡頭,年末的演唱會總算熬過去了。

「天剛剛一直很焦急的在喊陸的名字呢。」坐在一旁的龍笑了笑,帶過了這個話題:「感覺還好嗎?經紀人非常生氣喔,天送醫以後就狠狠地罵了樂一頓,是Omega這件事真是嚇壞我們了。」

下意識的,他轉頭看向一旁板著臉的樂,男人沒說什麼,只是單手環著胸,天這才後知後覺的發現樂的另一隻手緊緊的握著他的手,交疊的掌心傳遞著熾熱的暖意。

「因為你好像想抓住什麼的樣子。」樂聳聳肩,別開的眼神和微紅的耳廓卻還是出賣了他。沒有說出口的是,睡夢中的天指尖冰冷的顫抖著,揪著他的力道像是緊抓著救命稻草般,他幾乎是下意識的將那隻手包覆進掌心裡,帶著一些他自己說不清也道不明的憐惜和情愫。

他能輕易想起這個人幾個小時前,在自己懷裡啜泣、顫抖著高潮的模樣,緊抓著他的衣襟的也是這樣的力道,彷彿自己是那個人可以依賴的全部,這樣想像著,心底就會升起不知名的溫柔暖意,讓樂覺得非常的不妙。

「哦,難怪我夢到小奶貓咬著我的手不放呢。」「你一定要開口就找我吵架嗎?沒複診的事我還沒找你算帳呢。」「嗯?什麼時候我的監護人變成你了啊?」一來一往間,樂的臉色一下黑了下去。看吧,傷人的話語總是可以輕易地脫口而出,天抽回了自己的手,在被窩底下縮起指尖握成拳頭。

「喂喂,不要馬上就吵起來啊你們兩個。」連忙插進兩人僵化的話題,龍試著轉移話題:「陸那個孩子也來探望天了喔,天見見他嗎?」

 

「咦……?」有那麼一瞬間,天的臉色變得蒼白。他並沒有準備好讓陸知道他的身體狀況,然而或許從他拒絕面對身體的狀況的那刻起,很多事情就不由得他控制了。

該來的總要來。他輕輕的點了頭,接受了陸的探望。

 

 

 

-TBC-

其實到上一章就把這篇裡想寫的東西寫完了,所以現在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幹嘛(笑哭

順帶提設定,之前提及那篇被屏了XD,樂的信息素氣味是麝香,天是罌粟花

這篇裡順帶提到龍是海水了,白雪公主陸的話是蘋果味w

评论(2)
热度(40)

忘憂森林

日安,這裡是莫言。
是個拖拉的寫手,專職挖坑不填,大家要小心。
沒有地雷沒有下限,腦內充滿天馬行空的各種梗。

如果能搏君一笑,那就太好了OvO

© 忘憂森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