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憂森林

【喻黃同居三十題】穿錯衣服

我家少天(???)的文走這邊 @妖摩詭怪 
滿滿的腦洞補不起來好痛苦(哭

*榮耀退役設定

 

*雙花對門、葉藍樓下設定

 

*OOC預警(???

 

*喻文州在藍雨任職時期

 

Are you ready--?

 

 

 

今天的藍雨訓練營,一如既往地朝氣蓬勃。

 

「盧隊盧隊求PK!」

 

「嗯?」從走廊路過的盧瀚文,曾經的開朗少年如今已經成長為沉穩的青年,在喻文州退役的那一天正式接下了隊長的職務。此時此刻的他被訓練營裡相熟的少年喊住,露出了有些為難的笑容。

 

「啊哈哈哈,我還有點事欸。少天前輩不是在裏頭嗎?怎麼不找他PK啊?」撓撓頭,盧瀚文東張西望的試圖在整群青少年裡找出自家前副隊,不過對方大喇喇的穿著和一頭亂糟糟的棕髮隱在整群青少年中實在難找的很,看了幾眼盧瀚文就放棄了。

 

「少天前輩太Bug了啦!」「而且還自代刷頻超阻礙視線的!」「而且前輩刷頻內容還跟語音不一樣欸簡直奇葩了!」「欸欸欸欸欸我說你們啊不練習又跑來包圍小盧做什麼去去去去去今天沒打贏本劍聖的明天訓練通通加十倍啊本劍聖等著你們呢!」『欸--!』

 

正為被堵而困擾的時候,那個遍尋不著的話癆倒是自己跑出來了,一個個把少年們趕小雞似的趕了回去,惹得門口這頭抱怨連連,其他訓練中的人也看戲看地爆笑出聲,一時間訓練室歡笑不斷,不時還夾雜著黃少天的文字泡。

 

「黃少黃少!晚點求PK!」一遇到昔日副隊長,連已經擔起整個藍雨的盧瀚文也忍不住流露出年少時的青澀模樣,求PK的樣子到有幾分黃少天當初的纏人和傻氣。

 

「求求求求你妹啊隊長都打電話來跟我問人啦說有個重要會議你怎麼還沒到呢沒想到居然在這裡跟人PK被我抓包了吧還不去開會!」好不容易把小鬼們都趕進訓練室關了門,令盧瀚文懷念的一長串台詞便砸了過來。黃少天今天依然是那件被他穿到有些褪色的藍雨隊服外套,裏頭是一件白襯衫,一邊的領子還翹著沒有翻好,十足是他平日隨興的風格。

 

但怎麼說呢……總覺得哪兒畫風不對啊?盧瀚文有些困惑的同時,伸手打算替對方拉一拉那翹的很挫的衣領:「黃少你的衣領……」

 

「啪!」「我、我自己來就好!小盧你還是快去找隊長開會吧再遲隊長可又要打電話來啦PK就下次再說吧我我我我現在要去帶小鬼們了慢走不送!!」

 

迅速拍掉盧瀚文的手,黃少天像是被觸及什麼敏感神經般的語無倫次起來,神速閃進門內後將錯愕的藍雨現任隊長一個人丟在走廊上。

 

「……欸?」

 

 

 

----

 

 

 

「隊長抱歉我來遲……呃?」對於喻文州,盧瀚文和黃少天一樣遲遲改不掉稱其為隊長的習慣,久而久之喻文州也只好隨他們去了。畢竟在他們的心中,藍雨的隊長是喻文州,也只會是喻文州。

 

「怎麼了?盧隊快入座吧。」十指相交、優雅地坐在座位上的喻文州今天也套著藍雨的外套,裏頭的白T卻是略顯寬鬆了。盧瀚文從這奇妙的畫風中猛然意識到了什麼問題,在喻文州溫柔、和煦的目光下乖乖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會議後,藍雨隊長與前隊長擠到了一塊兒。

 

「我說,隊長啊,你今天早上和黃少該不會是把衣服穿反了吧?」「這個,其實我本來要提醒少天的,但他滿臉通紅又只記得今天要帶那些孩子就一股腦地衝出門去了,我阻止也來不及。」……心髒啊隊長,宣示主權也不帶這樣的,還有您是一早對人家黃少做了什麼他才會滿臉通紅啊?

 

「倒是盧隊,今天沒有例行訓練嗎?」喻文州笑,再笑,繼續笑。

 

「我我我我我訓練去了!」

 

 

 

今天的藍雨,依然是和平的日子。

 

 

 

-FIN-

评论(3)
热度(29)

忘憂森林

日安,這裡是莫言。
是個拖拉的寫手,專職挖坑不填,大家要小心。
沒有地雷沒有下限,腦內充滿天馬行空的各種梗。

如果能搏君一笑,那就太好了OvO

© 忘憂森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