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憂森林

【アイナナ/樂天89】一點段子

和小夥伴在噗浪玩耍的產物,整理過來這樣ˊ艸ˋ



狐仙樂X5歲天天

冬日的朝陽是暖融融的,寧靜的,徐緩的,從窗櫺間的縫隙傾瀉,窸窸窣窣如金箔碎屑撒落一地。

印著粉嫩兔子的兒童床鋪上,體型巨大的雪色白狐半臥在床邊,有著淺粉色短髮的孩子安睡在牠柔軟的肚皮上,幼嫩的小手成拳狀揪著狐狸軟呼呼的雪白皮毛,小臉睡得紅噗噗的,儼然是將尊貴的狐仙大人當成了床墊或是抱枕一般的存在。

纖長的銀睫微歛,樂垂眸盯著懷中的小惡魔有如天使般的睡顏,終究只是抖了抖耳朵,而後用柔軟的尾巴將孩子又圈緊了些。

 

幾個小時候,七瀨家母親叫孩子起床的聲音在門外響起。天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看見的是金色的陽光底下,大白狐的毛像冬季的初雪一樣,那雙銀色的獸瞳注視著他,眼尾紅豔的印記就像是冬日裡初綻的梅花。

很久很久以後,他才讀懂了那雙眼裡的溫柔。

 

「……早安。」「早安。」白狐垂首,親暱地蹭了蹭孩子溫熱柔軟的面頰。

窗外冬陽正暖,一室歲月靜好。

 

 


 

 

被追殺負傷逃進森林裡的吸血鬼歌劇魅影樂x森林裡寂寞的魔女天


黑森林裡的魔女救走了吸食人血的魔物,最近的城鎮裡流傳著這樣的傳說。

 

樂醒過來的時候,傳說中隱居於黑森林深處的魔女正在熬煮著不知名的湯藥,鍋裡深紫色的濃稠液體翻騰著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響,氣味濃郁卻沒有想像中的難聞。身形纖細的魔女正背對著他,淺粉色的短髮蓬鬆散逸著,能隱約勾勒出那截白皙細膩的後頸。

據說魔女都是妖豔勾人的,有著凹凸有致的身材,懾人心魄的雙眼。不知道是否因為缺血過度的原因,樂的大腦裡思考著奇怪的事情。

「醒了?」好聽清亮的嗓音,魔女轉過身來,樂一眼就看見那張秀麗雅緻的臉,明明是一張和艷麗搭不上邊的面容,可鑲上那雙緋紅琉璃般的雙眼後,卻一下將臉妝點的妖冶了起來。傳說誠不欺我。樂的視線下意識的往下移,而後定格。

「……好平?」說好的凹凸有致呢?

然後他就被魔女大人惡狠狠的揍了一頓。

—————

城鎮邊緣的黑森林深處住著一個魔女,魔女是一個纖細秀麗的短髮少年,據說會吃掉闖入森林的孩子,或者將旅人作為自己的實驗品。

「我才不吃那種東西,也不撿來路不明的實驗品。」將香氣四溢的義大利麵和鮮美的南瓜濃湯端上桌。魔女,或者說天--他讓樂這麼稱呼自己,拉開椅子坐到了餐桌旁:「吃吧,你也該餓了吧。」

「不,我就不用了。」喉頭感受到一陣陣難忍的焦渴,坐在餐桌另一端的樂嚥了口口水,別開了視線。

「為什麼?受到城鎮警衛隊那麼長時間的追殺,還受了傷失了血,應該很需要補充營養吧?」天慢條斯理地捲起一叉子的麵,若有似無的抬起那雙惑人的緋色眼眸。他將銀亮的叉子抵在粉潤的唇邊,水紅色的番茄醬汁沾染上那雙唇。

 

樂又嚥了次口水,喉嚨卻是越發的乾渴了起來。

 

「還是說,」沾著紅色的唇好看地揚起。樂想,也許魔女能勾人的不只眼眸,那清冷的嗓音也同樣誘惑:「親愛的吸血鬼大人,渴望的是羔羊的鮮血呢?」

 

他幾乎是立刻就將少年的身軀壓制於身下。

急躁渴求的喘息,視野裡只有天下意識揚起而暴露的纖白頸項,他急切地吮吻著那段雪白,舔舐、嗅聞,鮮血甘美的氣息在鼻尖繚繞,喉嚨已經飢渴到了像是被灼燒般的程度。

他像一頭獵食的獸,銳利的牙尖戳破有彈性的肌理,甜膩溫熱的液體頓時充滿了他的唇齒之間,美味的他幾乎想將這人嚼碎了,吞下去。

待理智回籠時,天的臉色蒼白如紙,他惶恐的坐起身,一時間竟然不知所措。

「藥……在櫃子裡。」還是天告知了他,樂翻箱倒櫃的抱來了一堆藥品,看著對方止了血,一顆驚惶的心才稍稍安定了下來。

「怕什麼呢?我沒事的。」被男人抱進了懷裡,天看著那像做錯了事的孩子般的表情,感到有些好笑:「睡一覺就沒事了……讓我睡一覺……」

「真溫柔呢,樂。」

 

那一夜,吸血鬼懷抱著魔女,難以成眠。


-完?-


後面那個一不小心寫太爽XD這兩個故事之後應該會慢慢寫出來吧w

現在就混個更(#


评论
热度(37)

忘憂森林

日安,這裡是莫言。
是個拖拉的寫手,專職挖坑不填,大家要小心。
沒有地雷沒有下限,腦內充滿天馬行空的各種梗。

如果能搏君一笑,那就太好了OvO

© 忘憂森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