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憂森林

【アイナナ/樂天89】get used to

● get used to 變得習慣於、開始習慣於

● 噗上突發的小段子,修改後丟過來~~



這是八乙女樂和九条天交往了一年後,第二十四次大吵。

樂起床的時候,左臂並沒有傳來熟悉的酸麻感,他在床上呆坐了好半晌,這才想起來昨晚兩人大吵後天就離開了。以往睡覺時那個人總習慣枕著他的手臂,面對著自己側睡的姿態格外的惹人憐愛,然而樂也清楚的記得,昨晚那褐紅色的雙眼望向自己的冷漠和那漂亮薄唇吐露的冰冷。他搔了搔被睡亂的頭髮,嘖了一聲將九条天甩出腦海。

 

他掀開棉被,冰冷刺骨的空氣飛快地竄進暖融融的被窩裡,讓他打了個冷顫。套上薄外套時他下意識的瞥了一眼衣櫃,天最常穿的那件大衣還掛在衣櫃裡,那他穿什麼出去的?夠暖嗎?那個人看似冷靜,生起氣來卻是安靜而衝動的,像無聲的火山爆發。

樂猛然回過神,複雜的再看了那件大衣一眼,啪地關上衣櫃門。

 

他需要想點別的,例如工作或者一些其他的事。說起來,他和天是為什麼吵架的?樂慢悠悠的進了浴室開始洗漱。

開始是因為發生了什麼事?又一次工作上的分歧?勸他和七瀨的事?因為和紡多說了兩句又被天酸了?樂漱完口後甩乾了杯子和牙刷,天可不喜歡他把濕漉漉的用具放回架上把到處都弄得濕漉漉……哦,該死,又是九条天。

 

『我的事不用你管。』他又想起天昨晚那個冷冰冰的眼神,那之後他是怎麼回應?

『哦,你真以為我喜歡管嗎?』

嘖……該死。

 

樂洗了把臉,冰冷刺骨的水讓他更清醒了些,手和臉一片冰涼,這樣的冰冷隨著昨夜的記憶一路蔓延到心底。他抹了一把臉上的水,跨出浴室進了廚房。

廚房和冰箱裡食材充足,上個週末他們兩人才剛一同去採買過。那時候天還頤指氣使的點著餐,卻會在看到他喜歡吃的東西時默不作聲的把那樣東西放進購物車裡。

 

樂打開冰箱,裏頭還冰著準備給天的蔬菜棒。不應該再想了,他拿出早餐的食材。煎蛋,培根,吐司烤到金黃香脆,抹上奶油,和那個人喜歡的草莓果醬,他總是會說著要克制,但從來抵不過樂遞給他的果醬吐司。八乙女樂,你得想想別的。樂切開一顆新鮮的蘋果,剛睡醒的天喜歡吃蘋果,最好是兔子的形狀。他愣愣的瞪著掌心的鮮紅果實,終究還是放棄般的停了下來。

 

一年了,他們總是在爭吵,然而生活裡早已充滿對方的氣息、足跡。他熟悉天的每一個細微的習慣和愛好,雙人沙發上總是擺著他小睡用的薄毯,用餐喜歡白色的那套餐具,吃東西時會習慣性的抿叉子,甜點會放在冰箱的第三層,留給他的則會放在第二層,寫著給樂。那張好看卻刻薄的嘴吐露著違心的話語,眼底卻能夠流露出顯而易見的溫柔,說著喜歡時會由耳廓開始泛紅,掉著淚時琉璃般的眼底會溢出透明的哀傷和極少見的脆弱。

只能給八乙女樂看見的脆弱。

 

他記得的,那樣微不可察示弱,就在昨晚他說出那句話時,從天的眼底一轉而逝。

 

回過神時,樂已經轉回房換好了衣服。他取下天的那件大衣抱在懷裡,將早餐裝盒後取了車鑰匙。總之先出門找人,之後該怎麼道歉,會怎麼被罵都再說吧。他只知道他現在就想把他那個倔強又害怕寂寞的戀人帶回家,其他的事暫且都不在他的考慮範圍了。

 

然後一打開門,他就發現蜷坐在門邊的九条天。

「太慢了。」天的聲音有些許的嘶啞,發紅的眼眶不知道是因為失眠還是哭過。樂幾乎是手忙腳亂的把人用外套包起來抱進懷裡,好在天還是穿的夠暖的,就是那雙手冷得厲害。

 

「……對不起。」在門口傻抱著人好半晌,樂才能好好說出這句話。天清楚的感受到那雙緊擁著他的手的顫抖,和話語裡幾乎滿溢出來的歉疚和溫柔。

久久,天輕呼出一口氣,整個人終於放鬆的偎進對方的懷裡。

「……我回家了。」

「歡迎回家。」

 

-END-

评论(2)
热度(41)

忘憂森林

日安,這裡是莫言。
是個拖拉的寫手,專職挖坑不填,大家要小心。
沒有地雷沒有下限,腦內充滿天馬行空的各種梗。

如果能搏君一笑,那就太好了OvO

© 忘憂森林 | Powered by LOFTER